过年了!非洲的她,你还好吗?

自动草稿

作者:梓尘

他帅气逼人、活力四溢,是篮球高手,是学校中的风云人物,身边围满了五彩缤纷的花裙子;她安静秀气,不张扬,不惹眼,是老师同学眼中典型的邻家乖乖女。

高中三年,她一直默默望着他的背影,眼里满满的少女情怀。十年后,他们在人群中相遇.

这十年,他疯狂过,颓废过.终于在部队这个最男人的环境中沉淀了下来,多了些许沉稳沧桑的韵味.

她的十年平静顺利,一如她的外表,一切顺着美好安宁的轨迹行进,认认真真地上大学、读博士、留学归来,有条不紊地工作、相亲、成家.

直到那一天,他们相遇在人群中.

她哭了,哭的酣畅淋漓,哭的肆意妄为,一点儿也不乖巧,不安静。她问,这些年你去了哪里,为什么才回来,知不知道我在等!

他也泪如雨下,说,你从来不说,我怎么能知道?

后来,她在最短的时间内结束了维持两年的婚姻,结束了自己熟悉的事业,追随他去远方。再后来,他们有了一对可爱的儿女,幸福宁静地生活着,与青春渐行渐远。

十四岁那年,他们同班。他喜欢画画,她也喜欢,于是,他们互相喜欢。二十四岁那年,他去了北京,她随着他。

他说,你不用抛头露面去上班,在家专心画画就好,有我养你。她问,将来孩子怎么办?

他凝视着她的眼睛说,我这一生有你就够了,不要任何人来打扰我们的幸福。三十四岁那年,他们签了协议,和平分手,因为她的长期待业,与世无争。没有孩子,没要房子,她净身出户,只身一人回到江南—她梦想开始的地方。四年后,他有了新家,家里有傲傲待哺的小婴儿。

她已然隐身,与过去的誓言相忘于江湖。

90年代初,文理分班,她从隔壁班女生变成了同桌的她。

他喜欢看她短短的发,圆圆的眼,倔强起来比男孩子更甚的性格。

两年后,她考上了城市西郊的大学,他成绩差了几分,遗憾落榜。可巧,他祖父是这所大学的退休教授,报考的复读班也在大学附近,于是,借住祖父家随意进出校园顺理成章;于是,每天提前结束晚自习在图书馆前游逛,等待与她偶遇也顺理成章。

新环境,新同学,心情崭新的她感动于他的念旧和温暖,于是有了心灵相通的共鸣,也有过捏鼻子、揪耳朵的亲呢碰撞。

青葱岁月总是易逝,还来不及表白心迹,一年的复读课程已经结束,他考取西南名校继续深造,之后三年的书信往来,一直不曾探明她的心意。很快,毕业季到来,她留任当地政府,他去了更南方的特区。

又过了两年,心里揣着一头跃腾的小鹿的她,始终不甘于安居一隅,远嫁非洲,扎根在那片离天空更近的土地;他则埋藏起深深的惦念,孤身一人在特区生长成熟,至今孑然。

(完)

自动草稿

版权说明:感谢原作者的辛苦创作!

如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谢谢!

小编QQ:24425507微信:J24425507

您的分享、转发、点赞,是我们不断坚守、前行的动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