津反对党白人议员:津巴现在并没有真正的改革开放!

津反对党白人议员:津巴现在并没有真正的改革开放!

来源:津邮报

编译:杰瑞

津反对党布拉瓦约市南部议员白人艾迪.克罗斯日前在自己的博客上公开驳斥了总统埃默森姆南加古瓦的新口号:津巴布韦开始改革开放。

他表示,津巴布韦不可能在政府仍然存在高额赤字预算的情况下,国家央行是一个在光天化日之下偷钱的怪物的情况下,市场仍然面临流动性危机的情况下可以称之成为改革开放。

艾迪.克罗斯在他的个人博客上写道,姆南加古瓦很可能将赢得即将举行的2018总统选举,但这不会是一次自由和公平的选举,而是一次“明智的选举”。

如果说有什么可以说是去年11月上台的新津巴布韦政府的主题,那么这句话就是“津巴布韦已经改革开放”。这句话让很多人兴奋不已,让很多人想到津巴布韦看看这句话是否属实,并且引起了这样一种观点:即这个政权与罗伯特穆加贝(Robert Mugabe)的“旧”政权有着根本的不同。

现实其实是非常不同的。要知道,自去年11月以来,这个政权没有真正处理过任何一起重大的腐败案件。

尽管在穆加贝统治时代已经变得普遍的让人厌烦的警察路障和罚单已被撤回,但实质上其实没有任何改变。

津巴布韦军人可能已经回到军营,但我相信他们掌控对大部分政府事务的控制权这件事并没有改变,实际上军队控权则可能更加开放和普遍。

津巴布韦正在进行一场“聪明的选举”,而不是以传统意义上的自由和公平,而是由2013年选举中获胜的同一团队控制和指挥。其结果是完全可以预测的,那就是姆南加古瓦将继续担任总统,尼尔森.查米萨尽管紧随其后但就是个陪跑的角色。

但我认为他们在选举后会声称’津巴布韦人已经做出了选择’了。在背后的事实则是津巴布韦民众的双手被绑并受到了不断的宣传,他们的基本需求是由军人在军队的指挥基础上提供的,一旦接管新政权诞生并接管国际社会则不得不承认他们是合法政府。

那么对我而言,津巴布韦最大的问题是什么?

津巴布韦不能成为真正的改革开放,除非我们将我们的失控预算赤字控制在可以接受的水平,并回到更可接受的水平 – 占GDP的5%。

这就需要裁减所有不定期岗位(大约15万人),减少所有不存在的工人,并确保每个获得报酬的人实际上都在工作并努力工作。除非出现这种情况,否则通货膨胀将继续抬头丑陋,破坏价值。

建议投资者在津巴布韦财政和货币稳定之前将资金留在国外。因为要知道现在的津巴布韦的情况并非如此。

津巴布韦只有放弃过去的政策,才能“开放业务”,因为这种政策造成了津央行成为在白天偷钱并通过外汇管制和腐败行为破坏价值的怪物。

我们需要让储备银行完全脱离政府,任命一个独立的董事会和管理层,他们应该知道他们在做什么,并将根据完善的,国际公认的规则和原则进行游戏。

津巴布韦必须放弃各种形式的外汇管制,允许私人银行以最佳利益管理客户的资金,并将有价值的投资空间留给市场。

除非我们通过遏制国家对信贷消费的需求来解决流动性危机,并介绍我们自己的货币管理局或类似的机构管理的货币,否则津巴布韦不能“开业”。

除非我们通过严格控制印刷机和央行。那些在想到新货币时感到震惊的人必须自问,如果博茨瓦纳,南非,莫桑比克和赞比亚能够做到这一点,为什么不能在这里完成呢?当然,它可以 – 如果你遵守规则。

除非我们认真对待法治,并在每个人的脑海中铭刻我们宪法中的原则和价值,否则津巴布韦不能“开放”。如果宪法是最高法律,那么毫无例外的是,这个政府与宪法一起玩的游戏 – 把它当作“只是另一张纸”来对待,必须停止。合同必须得到尊重,财产权视为神圣不可侵犯,结社和意见自由必须在各个领域得到充分尊重。

当总统和矿业部长签署一项交易时,我们不是’开始营业’,因为与该交易相关的土地已经是一项采矿权的一部分,因此他们宣布这笔交易是’42亿美元铂金投资’。另一位主要投资者的资产负债表已经在这里,并且已经花费了数十亿美元。

与其他国家的不良记录签订协议,被称为寻求利用而不是投资的人,这在任何地方都是愚蠢的 – 但尤其在这里,当我们的经济非常脆弱时。

当高级军队或警察或公务员 – 特别是那些最高级职位的公务员 – 随意入侵农场,违抗指示离开这些企业时,我们不会“开始营业”。对于所有形式的财产 – 城市或农村,工业或采矿而言,滥用财产权是一回事。在我们能够保证投资者(从任何地方),如果他们投资于生产性财产,如果这些权利处于危险之中,他们将得到国家的保护,我们不可能期望任何人,

在签署许可证或法律许可证之前,需要一周的时间在边境清理一批基本商品,或者一位官员询问“我有什么”时,我们并不是“开始营业”。

当一对津巴布韦的夫妇想要申请改变了他们在布拉瓦约外的房产的使用权做生意,但是因为他们不会贿赂相关官员,因此近三年无法拿到批复许可证。

当投资者冒险投资,然后发现他必须以非常高的价格购买非法市场的外汇以便履行对企业来说至关重要的外部义务时,我们才会开展业务。

当零售商或批发公司被要求解释为什么他们必须从公务员或为那些为政府工作的人手中购买进口许可证时,他们凭什么要溢价。要知道他们必须以高达50%的溢价购买外汇以支付外部货物供应商。

他们必须在他们自己收到付款之前缴纳货物和服务税,或者他们现在必须使用中间商和走私者来获取物资,因为正常渠道已关闭。

当国家从出口商那里获得外汇收入时,我们’不开放’,以实时货币兑换率美元40%至50%的折扣支付给他们,然后浪费这笔钱,购买已经机龄高达23年的喷气式飞机来为失败的津航运营,即使这些飞机已经停运了两年,并且不可能成为有利可图的运营。

只有在我们处理了所有这些问题之后,我们才会可以成为真正“为业务开放”,直到那时我们应该集中精力清理我们的行为并让我们的财产有序 – 然后我们都会惊讶于投资者可以是有多快地发现什么我们是非洲价格很高的一颗明珠。

(完)

自动草稿

版权说明:感谢原作者的辛苦创作!

如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谢谢!

小编QQ:24425507微信:J24425507

您的分享、转发、点赞,是我们不断坚守、前行的动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