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对非洲有话说:爱过,恨过才是真的懂

自动草稿

作者:梓尘

编辑:杰瑞

非洲很热吧?

非洲都是黑人吧?

非洲是不是特别穷?

……

非洲是一块还未被完全开发的神秘大陆,非洲的美充满野性魅力,非洲社会正在积极发展等待崛起,非洲人民跟中国向来是兄弟一家亲~

以上都是别人口中的非洲,作为一枚混在非洲很多年的非主流自由人,姐也有话想说。

自动草稿

非洲的天空有最明亮的对比色,蓝是盈亮通透的背景,白是洁净无瑕的纯粹,一朵朵轻盈的云团软绵绵地倚靠着碧蓝如镜的天空,这是晴空如洗时的画面;

但逢雨季将临,你会看到纯白的云朵被暗色渐渐包裹,最初只是一点灰色的包边,慢慢从边缘向内袭入,起初只是一道边,一个角,后来一朵云团被全部覆盖,及至一片天空被满满地阴灰渲染,与此同时,雷声大震,电光频闪,如注的雨线会喷薄而下,被雨幕笼罩其中的你不论是在室内,车中,甚至极其有幸地游离于室外,都该停下当前的一切动作,只管享受那份万线奔涌直入泥端的淋漓尽致;

自动草稿

又或许此时的你正驾车奔驰在远离这片落雨区的开阔地带,于是,目力所及之处你会看到天空和地面之间似有一道垂直的灰色柱体相连结,远远望去就像天空开了一扇窗,大大小小的水精灵们争先恐后要从这个出口奔向自由,一时间,声势浩大,喧哗无两。若能行驶到更近处,就能感受到雨柱拍击地面的震颤,甚至还会有离散的小雨珠,调皮地在车窗外弹上一两点小小的记号。

自动草稿

非洲的雨来时总气势如虹,离去时虽自消减了气势,但定会留下虹影,随着一道两道弯弯的虹桥映现天际,阴灰的色调将完全褪去,原有的亮蓝,朗白,又会清清透透地回现,如同再次洗过一般。

南部非洲的地广人稀举世闻名,离开首都不过2/30公里的车程,公路两边就能见到大片广袤的草原,雨季时碧绿如翠,旱季又满眼金色璀璨。

极力远眺时,能清晰地看到悦动的瞪羚在草丛间次第快速穿梭,离它们不远处总有浑身太极色的斑马成群结队,悠闲地甩着尾巴,有的食草,有的饮水,间或扭扭丰满的身躯,一副岁月静好的悠然自得。

长颈鹿也是它们的好伙伴之一,每每瞪着睫毛闪闪的大眼睛,找寻头颈前方最鲜嫩的那一束枝叶,吃饱后就把两只前腿缓缓地分成一个标准的汉字“八”,好让自己的长脖子能从容地俯在身前,喝到那窝小小的甘泉。

幸运的话有机会遇见大象先生和他的庞大家族,有威严凝重的首领和柔和警觉的母亲,紧随其后的是茁壮成长的兄弟姐妹,还有机灵的小不点儿,最喜欢依偎在妈妈的肚皮左右,一会儿摇摇大耳朵,一会儿甩甩长鼻子。东钻钻,西挪挪,总是瞧不够这个新鲜的环境。

狒狒,野猪,就像城市中见到猫狗牛羊一样寻常,总是在不经意间就与你的车身擦肩而过。野生狮子,花豹,陆地食物链中的顶级猛兽是难得一见的,只有在专门规划的人工眷养区内得以一睹真容。

人与兽谁对这个世界更有控制性,由此可见一斑。

自动草稿

虽然人在非洲很多年,最爱依旧是故乡的粥粉面饭。日复一日素着一张平淡的黄色面孔穿梭在深色的人群中,孜孜不倦寻觅青菜豆腐的踪迹,只为固守那份悠远的家乡滋味。但居留异地时间久了,入乡随俗也是难免的,品过殖民时代存留至今的舶来大餐,尝过朋友欢宴的家居味道,也试过街头摊点的腌藏小食,自诩对当地饮食总算略知一二。

他们的烹饪方式也多种多样,煎炸煮炖烤是主要技法,用不到泱泱中华那样纷繁复杂的诸多调味,盐是主调,胡椒去腥,番茄洋葱提鲜。主食以杂粮为主,玉米面,高粱面,木薯粉等添水加盐炖煮至黏稠面糊(类似中国北方的散饭或搅团),也可活成面团再擀薄烙成小饼,这是几乎每家的日常必备。

经济宽裕的人家每日有肉入菜(牛肉偏多),总会连骨带肉斩成大块,放进口小腹大的铸铁炖锅,或炭火,或电炉,料理程序都一样,大火开锅,小火慢炖。再依据各人口味,依次调入炒好的番茄酱,洋葱碎,卷心菜丝或者其他蔬菜和各种豆子。

因为肉为主料,所以蔬菜就是陪衬,一般都会处理的越细碎越好。待到落霞红艳艳地盈满天际时,一锅热气腾腾的浓汤正到火候,也是孩子放学,男人收工回家的时刻。净手更衣后,唠唠叨叨的主妇会将沉甸甸地锅盏放置饭桌正中,一家人围坐周边,虔诚祷告一番,就热热闹闹的开动了。

餐具就是自己的双手,撮起一块饭团或一张薄饼轻轻点蘸盘中炖煮了很久已经浸满了肉香菜香的汤汁,一口下肚,满心的放松与愉悦,如果再能来瓶佐餐的小酒,本就乐天无忧他们,更是恨不得分分钟跃然起舞。

自动草稿

最痛快的大快朵颐莫过于party时光,汽油桶改制的硕大烤炉一边至少两架,手掌大小的牛排,完整的羊腿,去了内脏的全鸡,半米长的肉肠,金黄的玉米棒,整粒土豆无需去皮、甚至不作清洗只简单地切开两半,就这样大大咧咧一层层平铺在黝黑的烧烤架上。

满箱的啤酒、饮料由小巴源源不断运进现场,甫到音乐响起,音箱轰鸣,周边三两平方的地皮好似都在颤抖不停,熊熊的炉火映着每张热情四溢的脸庞,他们笑着,跳着,露出整齐的白牙,舞动长长的四肢,肆意扭动灵活的身体。

非洲人有最丰富的肢体语言,非洲有最动感的音乐源起,非洲还有最难以描述的人情世故:如果没有被非洲的各级大小官员公开索要过贿赂,您别说您混在非洲;

如果没有被非洲人的时间观念所延误,约好十分钟到来,轻轻松松枯等一小时之上,您别说您混在非洲;

如果没有被匪徒拦路打劫,入室盗抢过,您别说您混在非洲;

前一分钟还在法庭上辎朱必争,休庭时间转脸就能跟你勾肩搭背,称兄道弟,如果没被非洲人这种影帝级的变脸功力诧异到,您别说您混在非洲;

今日有酒今日醉,就算明天已经没米下锅,只要吃饱这一顿,我就有气力继续跳舞,如果不能被他们骨子里的这份乐观感动,您可千万别说您混在非洲。

…………….

这就是姐眼中的非洲,虽然身处不公时会痛恨官员的无耻和贪婪,项目无限延迟后会抱怨非洲速度的惰怠和停滞,面对凶徒那一瞬也有惊恐和退却,甚至每每怀疑初心,客居他乡所为几何。

但是但是,一旦离开此地去往别处,就会发现非洲的气息已与自己呼吸融为一体,走在祖国高楼林立的街区,会时时回想非洲低矮的天际线

遇见闹市中同胞们一张张熟悉又陌生的冷漠脸时,会特别怀念非洲街头随便一位老人,青年或孩童毫无城府的挚真笑容。

更别说那些如诗的乐舞已曲曲入耳,如画的非洲景致早深深入心,还有那些街头转角随处可见的咖啡小馆,明艳的晨光中,慵懒的中午后,坐进被阳光包裹的软椅中,点一杯醇香的摩卡,抿一口,浓浓的巧克力香顺滑入喉,浑身的细胞瞬间活泼泼地释放开来,会自动删除烦恼,忘记疲倦,满眼只见华丽丽的艳阳天。

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一万个非漂就有一万个自己经历中的非洲,但不论怎样,非洲,一定是一个来过就会在你生命中刻下非常印记的地方。

(完)

自动草稿

版权说明:感谢原作者的辛苦创作!

如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谢谢!

小编QQ:24425507微信:J24425507

您的分享、转发、点赞,是我们不断坚守、前行的动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