津巴布韦2018总统选举前瞻

自动草稿

编译:杰瑞

随着2018津巴布韦总统选举的临近,Zanu-PF党的重新参与国际交往政策显然比津反对派的孤立请求更深得人心。

英国及其盟友似乎与新上台的姆南加古瓦政府越走越近,这也进一步暗淡了津反对派MDC联盟的2018选举。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来自不同背景的津巴布韦人,包括MDC联盟领导人,都赞同“恢复遗产行动”,津巴布韦因此迎来了新的时代。

反对派MDC联盟主要领导人,前津财政部长滕代.比提最近集会时表示,一些欧盟(EU)“捐助者”将在津反对派选举胜利的情况下向津巴布韦注入“巨额现金”。

这听起来很荒谬,把一个国家的经济前景竟然固定在外国的支持上(为了什么让步?),我们不仅要问,那么英国/欧盟哪个党赢得了2018年选举是否对津巴布韦很重要?如果是这样,那么如何才能推动西方的党派的选举呢?

津反对派对于西方国家与津巴布韦政策背后的真正动机的自满和缺乏战略性理解导致了其与西方国家渐行渐远。

实际上,西方国家主要是为了自己的经济利益行事,并不断重新评估津政府对其的价值。在人权箴言的背后,呼吁法治,反对派喊的口号已经太多要多,但是想以此来强迫西方接受孤立津巴布韦的政策那是行不通的。

坦率地说,2000年的前总统穆加贝施行了土地改革计划导致了白人主导的经济向津巴布韦土著黑人转移,这是关键性的触发因素。

一系列事件影响了西方政策对津巴布韦的重新思考。首先,随着中国影响力在非洲不断蔓延,2008年西方金融体系的崩溃也让他们进行了自我反省。那个时期恰逢英国政府由2010年选举的保守党领导,历史上他们与工党政府分享了与Zanu PF的温暖关系。

其次,津反对派未能赢得2013年选举,这导致西方列强对反对派的能力大失所望。

第三,英国公民在2016年出人意料地选择退出欧盟。预期的经济风险让英国不得不重新思考其在全球经济中的新地位。

最后则是前总统罗伯特.穆加贝的“辞职”,他现在被视为津巴布韦重新参与国际关系的绊脚石。

在上诉大背景下的积淀下,让西方重新接纳津巴布韦已经铺平了道路。

值得注意的是,津巴布韦重新参与国际事务的计划是以长期经济利益为依据的,并不一定取决于支持任何政党。

投资可以说是西方外交政策中最重要的影响因素。

众所周知,西方的跨国公司,贷款机构和私募股权公司运用软实力游说其政府采取某些对其打算经营的国家的立场。

成功吸引投资者对国际参与产生积极影响,因为关系是交易性的。新的津巴布韦是开放的商业这个咒语导致其在成为全球主要投资目的地之一的魅力大增。

相比之下,反对派则还集中于孤立政策,只是传递了在选举前的政治要求,但并没有注重选后的津巴布韦经济秩序问题。

但津巴布韦人已经改变了; 津巴布韦人需要他们的经济需要现在承担更多的重量。接受国际再次参与并向全球企业阐明差异化的经济政策才应该是反对派的重点。

投资者的主要目标是实现利润最大化。与资本主义相适应的意识形态在这方面至关重要。

Zanu PF拥有在职权力。该党对其改革意愿给予了积极的国际认知,最初通过立即废除本土化法律。

不过,投资者仍需要明确如何确定货币/财政政策,以确保可行的汇率制度,并使投资者能够回收利润。而体制改革和解决腐败问题仍然在议程上。

最后,至关重要的是2018年总统选举的自由和公正性,Zanu-PF已经为西方各国的国际观察员打开了大门,尽管目前一些投资者持观望态度,但总体印象是积极的。

与此同时,津反对派从来没有运行过一个完整的政府,没有经过历史的检验。意识形态上,津反对派的政治源于工会,与劳工保持着非常密切的联系。

但是风险在于津反对派会变成一个亲劳动的社会主义倾向性政府吗?要知道资本主义本质上与社会主义是不相容的。

在没有详细的政策声明的情况下,外国决策者不能认真评估反对派对财富积累的态度。这仅仅是口号和修辞对抗反对派的地方。

津巴布韦的经济必须健康以证明其未来对于投资分配的合理性。投资者也需要用他们的资本信任一个政府。

值得注意的是,2000年以后,津巴布韦穆加贝领导下的政府经济表现不佳,这是最终促成了姆南加古瓦政府上台的重要因素。

对外部观察人士来说,津巴布韦的新配额政策听起来很有希望,更加合理,国内生产总值年增长率为6%,尽管目前其交付能力存在问题。

相反,反对派MDC联盟宣传的政策是在八年内渴望达到1000亿美元的经济,年均增长率为27%这简直是天方夜谭,也不得不质疑津反对派的能力和诚意的问题。

稳定的政府才能够为团结,和平和经济发展奠定基础。目前哪个党派才可以经营一个稳定的政府?

历史背景不容忽视; 津巴布韦诞生于解放斗争之外。这一遗产影响到津巴布韦安全机构的忠诚度,这在现实中不会在一夜之间发生变化。事实上,南部非洲国家仍主要由解放前的运动组织来领导。

然而,2008年的民族团结政府证明津巴布韦人可以合作实现共同的国家目标。在这个关键时刻,津巴布韦是否能够更好地由一个经验丰富的意图改革个政府来领导,还是应该尝试一个缺乏经验的领导层经验的反对派来领导呢?更何况还要面对有足够的能力来维持该国的国家统一?

通过上面的分析,希望西方国家来全力支持津反对派是不现实的,特别是在所有各方都已经认可新政府的情况下。

(完)

自动草稿

版权说明:感谢原作者的辛苦创作!

如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谢谢!

小编QQ:24425507微信:J24425507

您的分享、转发、点赞,是我们不断坚守、前行的动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