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妈是老师

我妈是老师,我外公是老师,表哥表姐是老师,同胞妹妹是老师,我妈想当然地希望我也当上老师,然而我没有,我妈很遗憾。

我妈成为老师并非是一帆风顺的,作为共和国同龄人,右派子女,该经历的大事件她一件也没拉下。用通俗语言来说,因为种种原因,成年后只能找到一份集体工厂临时工的工作养活自己,参加工作的同一时间遇到了我爸,恋爱结婚,三年抱俩。本以为人生就会按照这样的轨迹平淡行进。可谁知晴天放卫星,大好消息从天而降,停滞了十年的高考政策再次恢复,时年三十岁以下的公民不限政治出身都有报考资格。

史上被忽略的那几届学子们终于有了逐梦的机会,从小读了半屋子的我妈也不例外,等了十几年的机会怎能轻易放弃,哪怕家里有一个正学走路的我,哪怕身体里已经有了另一颗小小的萌芽。

报名复习的艰辛琐碎早已淡忘,只记得,那一年的寒冬腊月,穿着我爸的工装蓝棉袄,挺着还有不到一个月就要临盆的超大孕肚的老妈,带着无畏的决心义无反顾地走上了考场。金榜题名是必须的,否则哪来后面的桃李满天下。

唯一的小插曲是我妈心心念念要学英语,她成绩最好的专业也是英语,然而当时英语专业招生的潜规则是以年龄为参照,20岁以下为首选,因此,当时已经高龄28的老妈无奈被调剂到她最想逃离的中文专业。也成了多年以后她指导我们人生时嘴里不断的谈资,“你们努力是一定要努力的,但有时候结果还是得靠命运选择”。多么不唯物主义的观点啊,一点也不像那个火热年代训练出来的思想。由此间接引导自己,明明在文科成绩远远高于理化学科的前提下主动选择报考理科学院。

我妈不爱中文是因为外公的文字在那个年代给他们带来了深远的痛,所以认定文字总会引来灾祸,唯恐避之不及,但拗不过基因刻骨,躲避了半世也离不开文字的缠绕,终于妥协。于是总能看见她在书桌前不停读读写写的温暖背影,也记得印成铅字的一篇篇散文中那些隽永的画面:一个瘦瘦小小的女孩子,坐在爸爸满柜满屋的大书堆之间,在那一本本厚厚薄薄的书页中慢慢地探寻古今世界,也正是那一页页浸透墨香的千古文章陪着她度过了没有学校和同伴的几乎整个少女时代。

正因为如此,长身体的时期过于重智力轻体力,又加上大饥荒那几年经常饿的头晕烟花,没多余的气力做运动,所以,我妈总说自己身体赢弱。可记忆中教育起我们姐妹俩人时却一贯出口成章,滔滔不绝,气势如虹,深厚的文学功底令人五体投地。

因为自己是老大,经常不能做到团结友爱以身作则给妹妹做模范表率作用,总是气的老妈怒发冲冠急火攻心,一改平时恬静优雅的淑女形象,情急之下难免借助工具完成教育目的。多年累积下来,因为我的过失造成家中财物损坏的清单如下:木梳一把,断裂两半;发刷一只,刷头飞出脱离本体;裁缝尺一条,原本三棱形的正好裂成三片性价比飙升;苍蝇拍子数根,头柄分离;条帚疙瘩若干,主因是质量堪忧,一接触人体就自动离散。经过无数次的活体实验之后,我妈发现擀面棍是一件极趁手的工具,质量稳定,不断不裂,用来打手心,三下之内立竿见影,效果显著。当然这一行为也对幼小的我造成了不可磨灭的阴影,长大之后,一擀饺子皮,就手心发红,瘙痒难耐。

老师的忙是有目共睹地,特别是高中老师。要求学生七点半到校早自习。老师在这之前就得把准备工作全部作好,精神饱满地在教室里迎接孩子们的到来,可想而知到校得多早。下班时间就更别提了,老妈一直是高中年级语文教研组组长,同学们几点下晚自习,她就几点才能下班回家。在这样满负荷的工作量之下,她还要每天挤出时间来给一家四口变着花样操持一日三餐。那时候年龄小觉得一切理所当然,等到自己当妈伺候俩娃吃喝拉撒很多年之后,才终于明白,如果不是深爱入髓,谁又会傻到以苦虐自己为悠然自得,每天披星戴月,蒸煮炖炒,累虚了自己的心肝脾肺肾,只为给孩子们一个强健的身体打底,让他们有皮实的根基,被社会后妈千百次狠狠操练之后,还能有一副像样的皮囊,不挠的灵魂,能在跌倒爬起后继续笑对未来。

老师的工作又是极富有成就感的,我妈一直教高中,那些半大小子闺女正是跟父母玩叛逆闹不合的年龄,在我妈课堂上却格外全神贯注,喜欢听她吟诵诗词抑扬顿挫,谈古论今起转承合。

自己记忆中,每逢节假日,那些哥哥姐姐,再后来是弟弟妹妹们,总是或单人、或结伴源源不断来家中拜望,有从容不迫谈笑风生的,也有胆小害羞拘谨腼腆的,但每年来看望他们喜欢的好老师却是共同不变的心愿。

多年以后,她当年的学生之一已经成为了我们姐妹俩的知交,聊天时说起我妈上课的风采依然啧啧赞叹。他最念念不忘的是一堂讲《红楼梦》章节的课,那时84版的《红楼梦》电视剧还没有上映,是老妈的声情并茂引领着青春期的他们感受到了宝黛初会的情意懵懂,在他们眼前徐徐展开了一帧人生悲喜剧的宏大画卷,也在心里植下了敬重经典,热爱文学的种籽。

我妈经常感叹她赶上了好的时代,她的文字并没有像担心中的那样给自己和家人带来不详,反而因为传播的广泛让她荣誉加身,不仅成就了她的职业发展而且带她进入了新的社交圈。更值得一提的是,临近不惑之年的我妈在校内各项荣誉拿到手软的同时,被推荐当选为本城政协委员且连任四届20年,一时成为城中佳话。

由此我妈教育起我们姐俩儿时更加的有理有据了,从“想当年妈妈我一直是校选优等生成绩从来就没有低于前三名,如何如何~”,升级为,“现如今妈妈能取得这样的成绩被单位和社会认可都是因为不断学习和努力的结果,看看你们俩,巴拉巴拉~”。耳朵听出老茧背过身去对着空气做鬼脸是必须的,可内心深处对老妈的敬仰犹如黄河长江般奔流不息也是认真的。

女儿们眼中的妈妈必然是优秀无敌的,却总也敌不过时光的次第更迭。不停流淌的岁月长河从未遗漏下任何一个他深爱着的青春男女,一路裹挟着每个人匆匆前行,从芳华无邪直到雪鬓霜鬟。

即将奔七的老妈也不再似盛年时的强势不羁而是越来越柔软温和起来,尤其看到孙辈时展露的笑颜比曾经教育我们姐俩的刻板面庞要温柔十数倍以上。多顽强的武装在几个奶声奶气唤“姥姥”的小肉团面前都毫无意义。在小小人儿的心思里,只要有姥姥在身旁,不尽人情的妈妈们定的那些麻烦规矩都可以置之不理,任我逍遥喽。于是,一直以教育专家形象示人的老妈反而成了新一代妈妈在教育道路上面临的最大挑战。

有新旧观念的激烈碰撞,有生活习惯的格格不入,有严格要求和肆意宠溺的不相融合····争过吵过和解过,孩子也在这样热热闹闹的环境中健康成长着,直到现在儿子心中除了亲妈就是姥姥最亲。自己心中又何尝不是这样,不论岁月几何,有妈妈就有根基,哪怕漂在海外,哪怕飞渡重洋,妈妈在,家就在,就有故乡可思恋,就有来路可回首。

俗话说,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幸运如我,有母为师可终身受教。即使她时而严厉、时而脆弱,算不上温柔平和的妈妈,即使她没有富贵显达只是万千平凡劳动者之一,可在我们姐妹眼中她一定是最好的妈妈,也是教会我们人生启蒙,成就自己做独立女性,无可替代的老师。

自动草稿

版权说明:感谢原作者的辛苦创作!

如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谢谢!

小编QQ:24425507微信:J24425507

您的分享、转发、点赞,是我们不断坚守、前行的动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